飞来的桃花运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01 08:57
  • 人已阅读

  这几年上头重视文化建设,小县城争相办诗会,王立章被清河县领导请回来参加。十五年前,他还只是这座小县城文化馆的创作辅导员,如今,五十八岁的王立章身居省城,已经顶着个著名作家的头衔了。

  

  小县城一下子聚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二百多位所谓诗人,这些人大多是通过网络联系起来的,相互之间并不认识。由于县城里宾馆的客房不够,没办法,大多数人只能挤四人一屋的标准间,但是不管有多挤,著名作家都得住高级套房。

  

  诗会第一天的晚宴结束后,王立章没有急着去看家乡那些老朋友,而是很矜持地回了宾馆。晚上九点,王立章不习惯这么早上床,正无所事事,忽然传来轻轻的敲门声。

  

  进来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美艳少妇,晚宴时王立章见过她,两个人的眼光曾不小心碰到一起,瞬间便擦出了火花。这就是桃花运吧,当时王立章竟然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。美艳少妇落落大方,自我介绍说她叫周红颜,是王立章的粉丝。周红颜怀着崇拜的心情轻声细语地讲起了王立章的某篇佳作,那些溢美之词让王立章极为受用,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,说完了王立章的作品,周红颜羞答答地拿出一篇习作来,求王老师指点一二。

  

  王立章不时偷瞥这个女人:发现这个女人的眉眼都修饰得极为精致,长长的卷发,红艳的嘴唇,虽不够清纯,却俗艳得充满诱惑,让人心动。这种女人还会写文章?王立章不敢相信。想不到的是,周红颜的文章却很清纯、雅致,像是十八岁少女的情怀,虽然文字和构思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,但凭心而论,这女人的文笔还真不错。

  

  王立章的心里痒得厉害,这世界像这样有才有貌的女子太少了,他一见到这样的女人心里就蠢蠢欲动。王立章借题发挥,侃侃而谈,从女人的文章一直说到当代文坛,直说得周红颜满脸崇拜神色,像个乖乖的、虔诚的小学生。就这样不知不觉过了十一点钟,王老师终于惊觉时间飞逝,女人也才恋恋不舍地离去。

  

  第二天的诗会上,王立章被安排到主席台就座,周红颜就坐在他对面,仰着脸盯着他,满脸都是妖娆的、暖昧的笑。王立章体内的荷尔蒙被搅得乱七八糟。

  

  他发现周红颜总是独来独往,不像其他人那样喧闹。莫非,她是从外地来的,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?

  

  席间敬酒时,周红颜眼神柔柔、笑语软软,王立章心旌摇荡,借着酒的力量拉起周红颜的手说:跟我学,保管你两年之内就有文章发表——只要你肯交学费。

  

  周红颜一脸天真模样,说:只要王老师肯提携,我还有什么舍不得的?

  

  眼瞅着三天的会议就要结束了,王立章真不甘心就这样馋兮兮一无所获地回省城。他把自己的名片交给了周红颜,叮嘱她给自己打电话,觉得这样还不够,又干脆要了周红颜的电话号码。

  

  下午会议结束后,车子开出县城不久,王立章就给周红颜打电话说,某杂志编辑刚刚向他约稿,他想把上稿的机会留给周红颜,不过最好能当面交流一下。

  

  电话那边传来周红颜惊喜娇柔的声音,不一会,她就打车追上了王立章,两人决定去前方一较为陌生的城市面谈,周红颜含糊地说要好好招待王老师。

  

  在城市较为清静的一隅,周红颜轻车熟路找到一家小旅馆,她说要亲自安排王老师的食宿。小旅馆的档次不是很高,王立章看得出来周红颜不是个有钱人。

  

  两个人坐在楼下的酒吧里,大概是年纪大了的缘故吧,王立章一点都不着急,一块肥肉就挂在嘴边,他欣赏着这条美人鱼,慢慢收着他的钓线。

  

  周红颜也不急于谈那份约稿,倒是没完没了地谈起往事来,不愧为他的粉丝,她知道的真还不少,两个人聊得很快乐。

  

  不知不觉已是深夜,喝了几杯酒,王立章兴奋起来,连欲望也膨胀了,看来老男人遇见美女也会变成年轻态。他甚至有些按捺不住,色迷迷地坐到周红颜的身边来。

  

  周红颜半推半就架着王立章出了门,两个人跌跌撞撞爬上楼梯,进了旅馆的房间,还没有坐稳,王立章就急火火地来剥周红颜的衣裳,周红颜躲了几下,任他剥得精光,王立章眼也花了,呼吸急促起来,觉得自己无比雄壮,三下两下撕了自己的衣服,像斗牛一样直冲过去。王立章此时哪里顾得上看女人的脸,他一边在女人身上鸡啄米似的啄,一边亲亲宝贝地乱叫,等到他爬到女人身上,如癫如狂时,屋子里忽然起了一阵闪电。王立章一激灵,抬头看时,只见周红颜衣着整洁,正举着相机很专注地拍照,再看那个裸体的女人,竟然是戴了面具的,哪里是周红颜?让王立章更为恐惧的是周红颜的身后竟然还站着个彪悍的男人!

  

  王立章这才觉得自己刚刚是吃了春药的,由巅峰到波谷,这一惊非同小可,他的武器一下子弹药全失,事后证明,这也是他今生光辉壮烈的最后试举。看来是遇见骗子加抢劫的了!王立章懊恼万分,诗人们本已说明他们都不认识这个周红颜,她一定是混进诗会的骗子。人家早就说过,写诗做文的女子一个比一个难看,怎么还敢相信美女是文学爱好者?

  

  不过保命要紧,他战战兢兢地和周红颜谈起了条件。

  

  王立章回家时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三天,这期间周红颜去了一趟省城,在王立章的办公桌里找到了那张卡,取出了卡里的十几万元钱,那是王立章这几年的稿费以及所有灰色收入,是他的私房钱。

  

万博manbetx官网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博彩资讯平台,创办至今已经有三年左右的历史了,manbetx体育官网一体化的平台,全网鼎力推荐娱乐城。  王立章的老伴李玉洁比他大两岁,已经退休四五年了,她最大的乐趣就是带孙子,对于王立章的迟归并没有深究。这天,她正和小孙子一起看动画片,有人敲门,李玉洁打开门,见门外站了个年轻的女子,打扮得很时髦,还架了副大眼镜。来人拿了个纸袋对她说,这是王老师的东西,是他的朋友捎过来的。说完,女人扔下纸袋就噔噔噔地下楼去了。

  

  李玉洁莫名其妙地打开纸袋,见里面装了个大信封,打开信封,一大叠照片露了出来。李玉洁把照片倒在桌子上,忽然她瞪圆了眼睛,快速地翻看那些照片,只一会的功夫,她就瘫倒在桌前,不省人事。

  

  连吵闹都没来得及发生,李玉洁就住进了医院,儿子儿媳全都看到了那些照片,他们不说什么,只把王立章当空气,王立章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

  医院里捡回半条命,李玉洁从此瘫痪在床,半身不遂,连说话也不清楚,每次看到王立章,只能挤出半个气恨的表情来。

  

  王立章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年,他提前退休,在家里敛首含眉照顾老伴,默默地忍受老伴的坏脾气。这样过了半年多,儿子和儿媳最先被打动了,儿子对王立章说,现在骗子这么多,你不是掉进人家什么圈套里了吧,有没有和你要钱的?要有,咱报警。

  

  王立章缄口不言。儿子有些激动,他还不知道被敲走的十几万,要不,非报警不可。儿子说,这是好人的世界,不能让坏人一世嚣张。

  

  儿子说得不错,坏人已经嚣张得太久了,王立章就是那个十恶不赦的坏人!

  

  十五年前,王立章还只是小县城里的创作辅导员,办了一张内部小报。有个叫周小丽的乡下女孩,在县城里读书,因为作文写得好,她的语文老师和王立章又挺熟,就把周小丽的作文拿到小报上发表,意在鼓励学生。文章发得多了,王立章说,文章写得这么好,一定是个丑小丫吧,哪天领来我看看。语文老师就万博manbetx官网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博彩资讯平台,创办至今已经有三年左右的历史了,manbetx体育官网一体化的平台,全网鼎力推荐娱乐城。把周小丽交给了王立章。

  

  王立章记得很清楚,那年周小丽上高二,正好十七岁,含苞待放的小丫头,长得细长眉,小凤眼,圆嘟嘟的脸,很是可人,加上天真、开朗、脑袋里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,越发显得可爱。看得出来,周小丽是把他当作长辈的,那时他已进不惑之年,确是周小丽的父辈,可是下意识中,他是想把小丽据为己有的。

  

  那是个星期天,单位里没人,他和小丽约好一起修改一篇稿子,天真的小丽没做任何防备,很听话地字斟句酌地认真改稿,而他,却欲火中烧,在单位的破沙发上,他连哄带吓,让满眼泪水的周小丽绽放了处女红。

  

  他也曾后怕,害怕周小丽去报警,因此毁了自己的前程。好在周小丽什么也没做,她只是退了学,躲回乡下的家里去。

  

  十五年过去了,周小丽渐渐淡出了王立章的记忆,他心安理得地升迁,过着他的幸福生活。

  

  如今周小丽割了双眼皮,绣了眉,连脸型似乎也整过了,更重要的是她改了名字。王立章不由感慨:花朵和花蕾就算本是同株,也大有不同,难怪他看不出周红颜就是当年的周小丽。周红颜那天也是满脸泪水,她说,是你毁了我对文学的梦,对男人的梦,是你把我带进了地狱……

  

  王立章一边伺候瘫痪在床的老伴,一边打听周红颜的下落,才知道她辍学回家后即出来打工,没有逃脱做小姐的命运,二十几岁时回乡嫁人,不久就离异了,再嫁,再离,如今有两个孩子,分别由前夫抚养,她一个人在外面漂泊。

  

  他记起来了,周红颜给他看的似曾相识的文章,就是那天周小丽认真修改的那篇。周红颜的出现,让他感到自己罪孽深重,几十年的张扬全都变成了浮云。

  

  红尘中,所有欠下的债,都是要一一偿还的。如今他只想好好地伺候老伴,老伴没有错,只有他需要赎罪。

上一篇:等待

下一篇:婆婆要嫁人